雅仕农场“玩转”农产品电商

□刘安琪何宁秀周习习昨日,位于市开发区的雅仕集团,年轻的工作人员正在操作着电子商务的后台系统,为客户提供农产品订购服务。一位来自南京的客户一口气订了将近6000元的商品。作为去年南京青奥会的蔬菜提供商,雅仕集团旗下的雅仕农场已经成为绿色的代名词,如今,该集团又将战场转向电子商务。主管农产品电商的雅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产业发展部总监邢怡平介绍,“我们在2014年就开始试水农产品电商,打造‘互联网+新农业’这个运营模式。目前,我们的营业额每天达到万元。”“互联网+新农业”对雅仕而言,成为未来发展的方向。“现在电子商务占据我们新农业销售的15%,未来我们电子商务将占整体销售额的70%。”邢怡平说,雅仕农场开发了自己的电商app,主打中高端市场,商品包括蔬菜、水果等,主力来源为雅仕农场自家的产品。据介绍,客户通过网络或手机app下订单,该公司直接送货上门。为了更好地推广电子商务,该公司打造了“从田园到餐桌”的一体化全程冷链生鲜配送体系,邀请会员到农场、基地参观,现场感受该公司的新农业。笔者随后来到了位于赣榆区沙河镇的雅仕农场,这里万余亩的现代农业为雅仕集团的电子商务提供货源。在雅仕农场,笔者看到了工人们正在采收土豆,新鲜的土豆已经被翻出土面,排成一排,工人们则拿着编织袋进行分级拾装。雅仕农场技术部副经理高中利讲解道,“我们刚刚看到的土豆全程都是按照国标马铃薯绿色a级标准来种的,从选择种源开始就已经按照最高标准操作。为了更好地实现绿色种植,我们对土壤环境进行了处理,多施有机肥,灌溉也采用先进的膜下灌溉。当土豆自然成熟后,我们便机械采收、人工分级,保证收获最佳的土豆。”除了土豆,笔者还见到连体大棚里的西红柿,看到果园里即将成熟的葡萄、正在生长的晚秋黄梨,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发展电子商务的坚强后盾。”邢怡平介绍。拥有自己的大型农场,以及可以生产质量过硬的农产品,成为雅仕集团发展“互联网+新农业”的最大底气。目前,我市农产品电子商务尚处于起步阶段。雅仕集团“互联网+新农业”的做法,给我市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提供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模式。市农委信息中心副主任胡曙鋆表示,“我市大部分的电商经营者是在1到2年内才开设电商账户,多数存在技术、人员、资金缺乏的问题,农产品的种类也比较少,营销推广的手段相对比较单一。农产品又有其自身特点,容易破损腐败,对冷链物流仓储要求比较高,而我们目前农村冷链物流仓储基础还比较薄弱,对农产品电商销售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雅仕集团以高投入规避了这一点,它拥有自己的农场、自己的技术、人员、资金支持,并有着自己的冷链物流仓储。为了扩大农产品电子商务的规模,雅仕农场正在采取一系列的动作。“我们的团队都比较年轻,了解网上购物人群的分布情况及内心需求。”邢怡平说,“我们在后续产品的更新上会想一些办法,陆续推出精品礼盒来满足不同的需求。我们还会在海州、连云区建立一些生鲜食品体验馆,让每一个客户都能亲身体验真正好的东西。当然,我们还会推荐客户到我们农场、果园来采摘,让大家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健康。”

想象很美好,现实有些无奈。

雅仕农场“玩转”农产品电商。“下一步,全省所有农口厅局级干部,各地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涉农副县长、副书记,管农业的副乡长、副镇长,一人联系一个‘互联网+’的高标准种植示范基地,形成示范带动效应。”陆昊强调。

不过,发改委经贸司副司长刘小南近日却表示,中国物流业仍然是经济的一个短板。“现在一些先进的网络、信息技术在物流业刚起步,发展不够快,卖难问题比较突出。”刘小南说,特别是冷链物流发展滞后,“导致很多特色农产品最后一公里难以实现。”

“我们将继续深化与周边俄、朝、韩、日等国家的交流与合作,全面完善通道设施建设,这为推进黑龙江电商的发展大有好处。”7月9日,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对记者表示,以“中蒙俄经济走廊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规划”为支点,围绕东北亚及亚太新态势,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市场,黑龙江的优势得天独厚。

本报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按照陆昊省长的部署,今年黑龙江省将建立1000个高标准的‘互联网+’绿色有机农产品种植基地,将‘互联网+农业’的规模搞上去。”笪志刚说,“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将被发展,以后种菜这种事会越来越像去餐馆点菜,人们爱吃什么,就种什么。”

事实上,近年来我国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初步估算,去年全国农产品网络交易额超过1000亿元,占农产品销售额的3%。

如今,“互联网+现代农业”在黑龙江已经兴起。

针对发展农村电商及物流产业,近期政府频频出手。最新的消息则是,包括“互联网+现代农业”在内的“互联网+”正式从概念上升为国家行动。

“对东北大米这样的产品来说,以传统的思维做电商那是行不通的,如要把大米从东北运到广州,物流成本远远高出了大米的价格。”常亮说,目前,东北大米稻强米弱的困境依旧,因此要大力推动电商物流的改革。

最后一公里

潜力很大的农产品电商,为何亏损?多位受访者认为,顾客买的不仅仅是产品,更是健康的生活,尤其是农产品消费者更需要了解商品背后的故事,包括种植基地、采摘体验及绿色安全等。“有问题就是发展的机会。”常亮认为,客单价是农产品电商致命的伤。“如果客单价低于200元,加之昂贵的物流成本和损耗,亏损难以避免。”常亮说,就目前农产品、生鲜电商的经营情况来说,每单40元的物流成本+损耗是必然的,因此如果客单价起不来,盈利就很危险。

类似的还有黑龙江的大豆。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互联网作为新技术革命,要求我们大豆产业学习、领会、参与创新创业,尤其对豆农以及农民专业合作社,在种得好的基础上,也要实现就地加工转化,向卖得好提升。”

多位受访电商负责人认为,冷链物流是农业电商生死存亡的关键。在他们看来,农产品电商的冷链是无法回避的问题,“不仅要建库房,还必须要有冷藏+冷冻的混合配送车辆,及冷藏周转箱及恒温设备,否则再好的商品也送不到客户的手里。”不过,常亮表示:“冷链的投入不是一般的农产品电商企业能够承受得了的,连续的资产投入,投资回报周期长。”

国务院近日发布的《促进东北老工业基地创新创业发展打造竞争新优势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26项重大举措,包括推动“互联网+现代农业”发展等;财政部也在前不久发文加大对农产品流通环节扶持力度,支持发展仓储及冷链物流设施,向乡镇和农村延伸营销网络。据农业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副司长王小兵介绍,农业部先后在北京、黑龙江、内蒙古等地探索“农业物联网”。

力推农产品电商

7月9日,黑龙江农垦局红兴隆分局597农场玉米种植大户阚延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网货下乡、农产品进城,在他所在的农场不算新鲜事。

为何亏损

“电商对传统营销的冲击很大。”9日,黑龙江中米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常亮对《华夏时报》记者直言。

7月6日,黑龙江省省长陆昊主持召开全省“互联网+农业”电视电话会议再次强调,农业是黑龙江最具优势和竞争力的产业,要在过去良好的基础上,紧跟时代步伐,借助“互联网+现代农业”推动农业由“种得好”向“卖得好”转变。

“越是丰收之年,果农们却越是担忧,丰收后的农产品滞销已成新的问题。”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农村电商这种跨越式发展,有助于解决我国农产品市场经营相对滞后农产品流通不畅的难题。

据悉,近日陆昊前往各地调研“互联网+”企业的经营情况,并与企业负责人交流如何创新商业模式。在调研时,陆昊对电商平台专注龙江大米营销、设计符合电商销售的产品包装、利用微信销售绿色食品的做法给予了充分肯定。

相关文章